历史上有哪些战役可以称为军事奇迹?

华沙战役(维斯瓦河的奇迹)是波苏战争中的决定性战役,这场战争开始于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不久。持续到1921年里加条约签订。

华沙战役的战斗从1920年8月13日到8月25日,图哈切夫斯基指挥的红军逼近波兰首都华沙及附近的莫德林要塞。8月16日,毕苏斯基指挥波军从南面反攻,逼使俄军混乱地向东撤退直至尼曼河以东。俄方约有1万人阵亡、500人失踪、1万人受伤及6万6千人被俘,而波军则有约4500人阵亡、1万人失踪及2万2千人受伤。

苏俄在1920年反击波兰人发动的“基辅行动”,波军从基辅一直败退至首都华沙外围。如果华沙被攻占,可为苏俄带来巨大的宣传作用,不单打击波兰人的意志,更可在其它国家激起革命,亦为红军介入“德国革命”开路。

谢苗·布琼尼的第一骑兵集团军在1920年6月初突破了波军战线,导致波军在东面的前线日,图哈切夫斯基的西方面军从白俄罗斯的别列津纳河大举反攻,逼使波军后退。7月19日,红军占领格罗德诺,到了8月1日已到达布列斯特-立陶夫斯克。

到了8月初,波军的败退变得较有组织。毕苏斯基最初打算守住布格河及布列斯特-立陶夫斯克,可是那些地方相继失守,原来的计划变得不可能。8月5至6日的晚间,毕氏在华沙构思了另一个方案,波军在第一阶段撤过维斯瓦河,据守华沙及Wieprz河的桥头堡。大约四分之一可动用的师在南面集结,预备一个战略性反攻。毕氏的计划要求第一及第二军团抵挡苏军从东面的正面攻击,不惜任何代价坚守他们的战壕阵地。同时,西科尔斯基的第五军团负责防守在莫德林要塞附近的北面地区,如果情况变得许可,就从华沙后面反击,把试图从该方向包抄华沙的苏军切断,并突破敌军战线,阿拉维斯打击苏俄西北方面军的后方。第五军团的另外5个师负责在北面保卫华沙。Franciszek Latinik的第一军团防守华沙本身,而Bolesław Roja的第二军团负责防守从Góra Kalwaria至Dęblin的维斯瓦河线。

最重要的任务交由一支约2万人的后备军(又称攻击兵团)负责,它由毕苏斯基亲自指挥,刚从南部前线抽调久经沙场、最有战意的波军组成。它有第三及第四军团支援。攻击兵团的任务是从华沙南面的维斯瓦河-Wieprz河三角地区向北发动快速反攻,利用苏俄西方面军和西南方面军中间的弱点打开缺口。此举可切断西方面军的后援及使它的移动变得混乱。最后攻击兵团会进至东普鲁士边界,苏军的进攻部队就会处于包围圈中。

虽然这个计划是根据由波兰情报人员及被截听到的苏军无线电通讯所提供的尚算可靠资料制订,许多高级军官及军事专家却认为该计划是“行外人所为”,很快指出毕苏斯基缺乏正规的军事教育。许多波军部队在预定反攻日期前一星期仍在距离预定集结位置多达100至150英哩的地方作战,部队移动路线离红军不远,只要红军来一个强力推进,波军的反攻计划就会被打乱,波军整条战线也会动摇。虽然有一份计划复本意外地落入苏方手上,可是苏方认为那是波军在虚张声势,不予理会。苏方在数日后便为此错误付出沉重代价。

图哈切夫斯基计划渡过维斯瓦河并包围华沙,然后从西北面攻城。他手上有24师的兵力,意图仿效俄军将领伊万·帕斯克维奇在1831年的“十一月起义”中采用的方法去占领华沙。]此举也可使波军无法得到从但泽港输入的武器及其它物资。

图氏计划的主要弱点是他的南翼兵力薄弱,只能倚赖平斯克沼泽和兵力不强的Mozyr兵团,而苏俄西南方面军的主力正在进行利沃夫战役。

这时苏军继续前进,Gay Dimitrievich Gay的骑兵军与第四集团军渡过弗克拉河,直指弗沃茨瓦韦克,第三及第十五集团军则向莫德林要塞推进,而第十六集团军则直接向华沙前进。

苏俄在8月12日对华沙发动最后进攻,毕苏斯基被逼把预定反攻日期提前一日。

这场战役的第一阶段在8月13日开始。红军进攻Praga桥头堡,拉济明在激战中数次易手。除英国和梵蒂冈大使外,各国外交官员匆匆撤离华沙。8月14日,拉济明失守,波兰第五军团的战线被突破。第五军团正在与苏俄的第三、第四和第十五集团军作战,波兰连忙调兵增援莫德林一带。

同时间,波兰第一军团以6个师挡下了红军向华沙的直接攻势。拉济明的争夺战逼使波军的北部战线司令Józef Haller把第五军团的反攻时间提早。

毕苏斯基正忙于写好他的反攻计划,并决定亲自监督反攻。他在8月13至15日间巡视在华沙南面约100公里的Puławy附近集结的第四军团各单位,试图鼓起部队士气。后勤简直是一塌糊涂,波军的武器来自多个国家,而且各自使用不同的弹药。毕苏斯基记得:“在第21师,几乎一半的士兵在我面前赤足列队行进。”不过就在3日之内,毕氏终于鼓起了部队士气,激发他们尽最大努力战斗。

红军第27步兵师终于进至Izabelin村,离华沙仅13公里。这是红军开战以来最接近华沙的时刻,可是形势即将逆转。

图哈切夫斯基认为一切按自己计划进行,实际已跌进毕苏斯基的圈套。北面的苏军越过维斯瓦河后,正在进入一个波军兵力薄弱的真空地带。另一方面,图氏在华沙南面只部署少量兵力去据守连接西北方面军与西南方面军的中间地区,防守该区的莫齐尔兵团只有8千人。另外,布琼尼的第一骑兵集团军在利沃夫受阻。苏俄最高指挥当局在图氏的坚持下,曾下令第一骑兵集团军向北面的华沙进发,可是布琼尼没有遵从,因为西南方面军司令耶格罗夫与图哈切夫斯基不和。西南方面军政委斯大林的政治把戏更是火上加油,促使布琼尼及耶格罗夫违抗命令。追求个人功绩的斯大林只顾夺取重要工业城市利沃夫,结果布琼尼的部队没有转向华沙前进。

波兰第五军团在8月14日反攻,越过弗克拉河。它面对数量上及技术上占优的苏俄第三及第十五集团军。在8月15日,苏军朝华沙及莫德林的推进被阻止,同日波军夺回拉济明,士气大振。

从那时起,西科尔斯基的波兰第五军团以闪电般的行动把强弩之末的苏军逐离华沙。西科尔斯基的部队在坦克、装甲车及配置火炮的两列装甲火车的支援下,以一天30公里的速度前进,把苏军在北方的包抄攻势瓦解。

8月16日,由毕苏斯基指挥的后备军从Wieprz河向北出击。它面对的是兵力薄弱及战线过长的苏军莫齐尔兵团,在苏军第十六集团军左侧。在反攻的第一天,5个师波军之中只有1个师报告遇到抵抗,其余4个师在1个骑兵旅的支援下,如入无人之境般向北推进了45公里。到了黄昏时,波军收复了Włodawa,把苏军第十六集团军的通讯及补给线切断。毕苏斯基本人也对波军的进展感到惊讶。在36小时内,后备军深入了70公里,切断了苏军的攻势,而且几乎没有遇到抵抗。莫齐尔兵团仅有的第57步兵师在首天便战败。波军成功在苏军的方面军之间打开了一个巨大缺口,并继续向北追击。

8月18日,远在明斯克总部的图哈切夫斯基终于明白苏军已经大败,下令他的残部后撤及重新整编。他意图以收缩战线去阻挡波军攻势及重拾主动,可是前方不是太迟才收到命令就是根本收不到。Gay的第三骑兵军继续向波美拉尼亚前进,不过波兰第五军团已经对它形成威胁,而且波军最终把苏军逐退并展开追击。苏军第十六集团军在Białystok被切断,大部分人被俘。

在前线中央的苏军陷入一片混乱,有些师仍然向华沙进攻,另一些就撤退、失去联系及陷入恐慌。苏军总司令在那时根本无法与大部分部队联络,所有计划变得乱七八糟。只有第十五集团军仍然有组织,并尝试遵从图哈切夫斯基的命令,掩护第四集团军撤退。可是第十五集团军在19及20日被击败后,也跟随西北方面军其它部队溃退。图氏终于下令部队向西布格河全面撤退,到8月21日,所有经组织的抵抗不再存在,到了8月31日,苏军西南方面军也全面溃退。

苏军约有15,000人阵亡、500人失踪、10,000人受伤及65,000人被俘,而波军约有4,500人阵亡、22,000人受伤及10,000人失踪。约有25,000至30,000苏军逃入德国的东普鲁士,被短暂扣留,然后获准携带武器及其它装备离境。波军掳获231门炮及1,023挺机关枪。

南部的红军也溃退,布琼尼的骑兵在8月31日的Komarów战役被击败,到10月中,波军进至Tarnopol-Dubno-明斯克-Drisa之线。

英国历史学者A·J·P·泰勒认为波苏战争“大大地决定了以后20年或更长的欧洲历史。……秘密地及几乎不自觉地,俄罗斯苏维埃共和国领导人放弃了国际革命的理由。”否则布尔什维克人会提早20年出兵国外去“制造革命”。美国社会学家Alexander Gella认为波兰的胜利不单为波兰,也至少为整个中欧,带来20年的独立。英国军事史家约翰·弗雷德里克·查尔斯·富勒将军(J. F. C. Fuller)更将波苏战争中最关键的华沙战役列为改变世界局势的关键性战役,在其著作《西洋世界军事史》中以一整个章节进行记述,戴贝尔仑勋爵1930年8月17日在《波兰公报》(Gazeta Polska)发表文章,从当时西欧各国在一战后的疲弊与国内共党革命的暗潮汹涌论断,倘若波兰于华沙战役战败,当时的欧洲不可能抵挡俄罗斯苏维埃共和国的闪电入侵,并认为“政治家们应向…欧洲人解释清楚,在1920年,波兰曾经拯救了欧洲”。

在和平谈判中,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同意在有争议领土上向波兰大幅让步。波兰已精疲力歇,国内民意也反对继续战争。谈判由国家人主导,他们不太在乎毕苏斯基主张的海间联邦。超过100万波兰裔人仍然留在苏联内。

主政的国家也不太关注乌克兰人的命运及对彼得留拉的条约义务。他们只打算占有那些在种族上或历史上是波兰的、或是可以波兰化的地区。《里加和约》在1921年3月18日签订。毕苏斯基认为该条约是一项懦夫行为,为此向乌克兰人致歉,因为它实际上违反了毕苏斯基与彼得留拉的禁止单独谈判和平的—波兰与乌克兰的军事同盟条款。波兰当局更扣留了它的乌克兰盟友—彼得留拉,使波兰与其少数族裔乌克兰人的关系更差。

波兰在1920年秋也战胜了立陶宛,夺回维尔纽斯地区,成立了一个由波兰人主导的“中立陶宛管治委员会”。那里经公民投票及1922年2月20日的议会表决后,被并入波兰。因此,波兰和立陶宛的关系在以后多年一直欠佳。

直至1989年,在共产政权统治下,波兰及其它苏联国家的历史书不提或是尽量少提及此场战争,就算是有,也是当作俄国内战中的外国干预来写。

《里加和约》也称《里加条约》,由波兰第二共和国、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和乌克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于1921年3月18日在今拉脱维亚里加签署,标志着波苏战争的结束。

和约将西乌克兰和西白俄罗斯以及立陶宛的一部分划归波兰。波兰立陶宛联邦在第一及第二次瓜分波兰时被俄罗斯分得的土地大部分仍然未能重归波兰所有。

另外,波兰获得三千万卢布,作为波兰在被瓜分时期向俄罗斯帝国的经济投入的补偿;苏俄需归还那些在1772年后被俄方掠去的波兰艺术品及国宝;双方放弃向对方索取战争赔款。

虽然由西蒙·彼得留拉领导的乌克兰人民共和国在1920年与波兰结为军事同盟,此后与波兰人并肩作战,不过波兰在和约谈判中却不太关注对彼得留拉的条约义务。波兰人接受《里加和约》,其实是违反了禁止单独谈判和平的波兰与乌克兰的军事同盟条款。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alarkeysonline.com/,阿拉维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